读者,意林,半月谈,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青年文摘,国家人文历史,新财富杂志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伊尔迷穿成山本武:天风证券或成为新华基金实控人 明星基金产品接班人业绩“褪色”

伊尔迷穿成山本武:天风证券或成为新华基金实控人 明星基金产品接班人业绩“褪色”

发布时间:2019-09-03 12:56:42 作者:李小刚 点击:

同时在权益类产品层面,新华基金实际也不太平:截至目前,新华基金的权益产品分化较为明显,其中栾超所管辖的三只产品上半年的净值增长率仅维持在10%一线;此外,刘彬、张霖、张永超等人的业绩也乏善可陈。

近期,天风证券公告称,公司拟以每股5.76元收购恒泰证券的7.81亿内资股,占恒泰证券已发行股份的29.99%。由于恒泰证券目前仍然是新华基金的第一大股东,假设这桩收购被批准顺利实施,天风证券就将成为新华基金的实际控制人。

从营收、净资产等主要指标来看,天风证券的实力都要明显强过新华基金目前的大股东恒泰证券。因此,若收购顺利实施,对新华基金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但就眼下来说,新华基金可谓麻烦不断:首先是新华基金发布了一份专户产品风险警示函,函中表示将对出现交易违约的产品或处置部分所持资产,但是马上遭到了某债券发行人的强硬回复,警告其不能打折处置其作为发行人的债券。

重股轻债还是重债轻股

新华基金重心难定?

新华基金曾是公募圈中高擎权益大旗的典范。早在2009年,时任投资总监王卫东掌舵的新世纪优选成长(当时新华基金还叫新世纪基金)斩获了114.96%的年度净值增长率,虽最终憾负王亚伟掌舵的华夏大盘精选而位列年度第三,双王相争留下了内地公募史上的一段佳话;随后的几年,新华权益类明星基金经理如雨后春笋般涌出:曹名长、桂跃强、崔建波、何潇、孔雪梅、栾江伟、路文韬等等。一时之间,新华旗下的权益类产品盛极一时。

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对《红周刊》表示,从成立迄今,新华基金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公司2016年以前的表现可圈可点,在恒泰证券治下,公司在管资产规模一路上升,在管基金业绩长期复合增长表现优异(主动管理权益类基金加权复合增长达14.32%,平均每年战胜市场3个百分点左右)。

“2016年以后,公司规模增长和市场同步(2016年末至2019年一季度公募基金公司规模中位数338.44亿元下降到268.67亿元,下跌21%,同期新华基金规模下跌16%);但仍然在头部基金公司出现‘马太效应’时表现大幅落后了(2016年末至2019年一季度,公募基金公司规模平均数782.52亿元上升到1027.73亿元,扩张31%)。”他用数字强调新华基金未能与时俱进。对比来看,首季末新华基金的规模仅为371亿。

究其原因,2016年后新華基金的规模由盛转衰的问题林林总总,但其与权益类基金经理的人才流失息息相关。在上述列出名字的明星基金经理中,除去老将崔建波一人仍然坚守外,其余基金经理目前悉数离开新华基金。而随着名将的纷纷离开,新华基金的“权益时代”几乎也就落幕了!

新华基金的时任领导因势利导,索性将发展的重心转向了债券一端。从产品的分类看,目前新华的债券型和货币型基金规模合计达到了286.25亿元,占据了全部规模的半数还多。2016年、2017年新华基金的固收产品皆排在行业中的同类前端,究其原因,新华基金的固收一哥姚秋着实功不可没。

但是,2019年以来,新华基金的固收神话似乎正在迅速破灭:开年迄今,新华旗下多只债基的净值增长率表现一般,其中新华恒稳添利C的净值迄今下跌了2.27%,成为新华今年表现最差的固收类产品。业绩退步的原因固然很多,但首当其冲的一点似乎和风控不利有关,新华旗下就有债基踩雷康得新违约债。

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指出,新华的固收类基金特点是稳健,但是今年遇到的种种问题表明,公司应该纠偏逐渐激进的投资策略,回归谨慎。对比来看,公司目前在权益类基金发展上遇到的问题更大,新人的提拔和培养并非一时之功。综合来看,新的领导暂时延续注重固收的策略似乎较为明智。

而《红周刊》注意到在新华基金官网首页的头图广告栏上,公司所宣传的大部分产品都是旗下的债券型基金。

权益人才流失严重 

昔日明星产品如今平庸?

就权益类基金而言,明星基金经理的批量流失无疑让新华基金伤筋动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天相投顾基金分析师贾志指出,基金经理的流失会影响基金的业绩,影响公司的投研能力。但是在基金经理流失的同时,基金公司也可以拿出更多资源吸引外部人才,不过《红周刊》记者注意到,新华基金对此似乎做得不够好。

在新华权益团队的“吐故纳新”过程中,迄今似乎唯一接任者好于前任的例子就是刘晓晨了。来自Wind数据表明,原华商的基金经理刘晓晨接任了新华明星基金经理路文韬所管理的新华高端制造,而该基金迄今也仅经历了两任基金经理。在首任基金经理路文韬任职期间,其在大约一年的时间中所取得的任职总回报约为-8.40%;刘晓晨是该基金的第二任基金经理,其目前的任职总回报已经约为12.31%,已经大幅超越了前任。

但这样的例子在新华可谓凤毛麟角,更多的情况是昔日的明星产品如今已经归于平庸。首先看当初王卫东的成名作新华优选成长,该基金迄今总共经历过王卫东、曹名长、崔建波、何潇、李昱、付伟、栾超等七位基金经理,从任职回报来看,除去王卫东和曹名长外,其余的基金经理均乏善可陈,特别是最新一任基金经理栾超和上一任基金经理付伟,两人目前的任职总回报均不到2%。

以栾超为例,2019年开年迄今,新华优选成长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0.99%,其在720只同类基金中仅仅排在了第658位。从首季的重仓股来看,尽管其也捕捉到了个别强势股,但是多只股票表现平平还是拖累了组合的表现,特别是创业板的重仓股和仁科技。

其次看同样曾经拿到过年度季军的新华行业周期轮换,彼时掌舵该基金的是初出茅庐的何潇。但是此后基金经理几经变化,从今年2月底开始,最新一任的基金经理已经变成了刘彬。Wind显示,开年迄今,新华行业周期轮换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3.43%,其在同类720只基金中仅排在了第619位。如果拉长周期来看,实际上该基金在此前两年的同类年度排名中也均没有亮眼的表现。

最后看一个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新华泛资源优势。资料显示,这只基金成立于2009年7月13日,基金的前四任掌门皆为新华权益团队中显赫一时的名将——王卫东、崔建波、桂跃强、栾江伟,特別是第四任基金经理栾江伟,其连续多个年度将该产品带入同类前二分之一之列,同时其任职总回报为66.99%。但是,新华泛资源优势如今的基金经理也变成了栾超,从今年以来的净值表现看,其与同姓前任的业绩有着天壤之别:2019年以来,新华泛资源优势的净值增长率仅为8.02%,在同类基金中处在后二分之一之列。

“栾江伟离开对新华的影响较大,栾江伟上任于牛市之后大幅调整的阶段,但是在上任之后的震荡市中,栾江伟通过灵活持有低估值、成长性好、行业空间大的中小市值股票以及在市场情绪较好的时候适当参与有色等主题投资获得了尚佳的表现。而新华泛资源优势的后任栾超、新华行业轮换配置的后任崔建波均未将强势表现延续。”有熟悉新华的人士透露,当时栾江伟确定离开新华时,其所管理的基金产品遭遇机构赎回了数亿元。

崔建波带队两极分化 

“菜鸟”基金经理拿迷你产品练手?

在经历了持续几年的人才流失后,新华基金目前的权益团队雏形初具:在投资总监崔建波的带领下,栾超、李会忠、蔡春红、赵强、张霖、王永明、张永超、刘晓晨、刘彬、王浩等人实际也参与管理着新华的权益类基金,目前新华旗下的公募基金经理总共有19人,权益基金经理阵营实际已经超过了半数。

从今年以来的业绩表现看,上述10人业绩分化明显,其中表现较好的是李会忠、赵强和刘晓晨,而栾超、蔡春红、张霖、张永超、刘彬等人业绩则不佳。《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赵强是从英大基金转投新华而来的,刘晓晨则是从华商基金转投而来的,李会忠则是新华一手提拔培养的,目前累计岗位任职时间将近5年,属于新华基金经理团队中为数不多的中生代。

对比来看,上述六位今年业绩平平的基金经理则任职年限相对较短:除女将蔡春红任职时间稍长外,其他人在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年限多在两年左右,而其中任职时间最短的是基金经理刘彬,其在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时间仅为121天。

某种程度上,业绩不佳与投资经验的缺失息息相关。我们以刘彬为例,目前其管理的三只新华系产品的任职天数均在百天左右,基本都是在2月底接手的,目前的任职回报分别为-2.60%、-2.41%、2%。从三只产品的情况来看,根据最近一季的财报显示,三只基金的规模皆袖珍,除去新华安享多裕的规模为2.17亿外,剩余两只基金的规模皆不足1亿。

如果拉长周期从2018年初以来的情况看,表现最差的则是女将张霖掌舵的新华战略新兴产业,张霖目前也仅管理着这一只产品。2018年全年,该基金的净值增长率为-38.15%,其在1548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1532位;2019年迄今,新华战略新兴产业的业绩同样乏善可陈,其目前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0.69%,目前其在1816只同类基金中也不过排在了第1014位。

对此,天天基金网分析师冯鹏飞尝试分析可能的原因:“一方面是基金经理似乎喜欢参与波段性机会,但是从业绩上看,这只基金业绩不佳或许与波段做得比较多有关;另一方面有可能是其对标的的研究不够深入,在投资过程中原有的投资逻辑不断被打破。”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令人蹊跷的一点,实际上今年早些时候,新华基金进行过一系列的基金经理调整,崔建波、李会忠、蔡春红等几位经验相对更为丰富的老将相继卸任了一些权益类产品:具体说来,崔建波卸任了新华鑫弘、新华稳健回报,蔡春红卸任了新华行业周期轮换,李会忠则卸任了新华鑫动力、新华科技创新主题、新华鑫利。

值得注意的是,除去崔建波卸任的产品外,实际上蔡春红和李会忠所卸任的产品基本上都交到了经验相对欠缺的新手基金经理上,而这些产品大多规模袖珍,徘徊在生死线上。其中最近一次发生基金经理变更的是新华鑫利,李会忠4月3日以后不再管理该产品,产品目前的规模仅为0.21亿,而新任的基金经理是原中信建投的王浩,天天基金网上甚至还未更新他的简历。

对此,上述熟悉新华的人士分析,这样的安排表面上看来似乎是为了给老基金经理减负,让他们集中全力把规模和业绩尚可的基金产品做好;但同时对涉及其中的迷你基金的持有者似乎显失公平,因为公司让缺乏经验的掌舵人来独挑大梁,似乎颇有些“死马当活马医”的味道,做好了否极泰来,做不好大不了清盘了事!

如是运作,新华基金的规模会在二季度时来运转吗?一切有待二季报揭晓答案!而稍早前一季度末,新华基金的公募资产管理规模较去年底减少了29.5亿,排名也下降了5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