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意林,半月谈,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青年文摘,国家人文历史,新财富杂志
当前位置: 主页 > 三联生活周刊 > 搜标网:比奔驰更高?优信二手车收了多少金融服务费

搜标网:比奔驰更高?优信二手车收了多少金融服务费

发布时间:2019-04-16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根据招股说明书,优信二手车2018年车辆成交49.5万台,其中涉金融数量22.8万台,金融渗透率高达46.1%。2018年,个人贷款收入为优信贡献了17.74亿,占总收入比达53.5%。这一数字在2016年为38.1%,此后逐年攀升。

比奔驰更高?优信二手车收了多少金融服务费

(东方ic/图)

近日,西安一位女车主坐在奔驰车盖上进行投诉,引爆网络,也揭开了4S店收取所谓“金融服务费”的冰山一角。

在被曝光的女车主与奔驰4S店高管沟通的录音中,车主认为4S店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收取了超1.5万元的金融服务费。但这笔钱无法提供发票,且流向何处成谜。

实际上,金融服务费不仅存在于4S店,只要购车时贷款,往往都要缴纳一笔额外的费用。这些少则几千、多则几万的金融服务费,在信息更不透明的二手车交易市场,愈发常见。

二手车商一窝蜂涌入市场烧钱,商业模式却尚未走通,“套路贷”成为它们转嫁成本最直接的手段。其中,成立8年的优信二手车(NASDAQ:UXIN)正深陷“套路贷”质疑。

集体投诉

“我买20万的车,仅第三方服务费一项就收了2.8万元。”谈及西安奔驰女车主的事件,近期刚购买了一辆二手车的林艳向南方周末记者气愤地表示。在她看来对比之下,奔驰女车主60万的车,4S店才收1.5万,“已经算有良心了”。

2019年3月30日,家住青岛的林艳在优信二手车市北区分店看中一台二手“奥迪Q5”2013年款,价格为19.4万元。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任,林艳在缴纳了近10%的首付,也就是2.1万元后,配合销售人员办理贷款流程。

购车前,林艳表示,自己曾反复和销售确认,除购车款外,是否还有其它费用。销售表示,除了购车款,还有GPS安装费1800元、车辆安全保障服务费1500元(名义上要缴纳,实际不用给),以及车辆保险6426元,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直到2019年4月1日,林艳收到来自微众银行的信息,显示贷款213686元已放款,林艳才察觉,贷款比购车时约定的要多得多。按照林艳的理解,其贷款应为181206元,计算方式是车辆售价减去首付再加上上述几项费用。

看到无端多出的32480元的贷款,林艳立即去优信APP上查找电子合同。查看里面的各项协议后,林艳觉得非常陌生,但是该合同上已有她的签名。

她这才回想起,购车时只签了纸质合同,合同既没有封面,也没有装订完整,是多张散页。“销售一直在催,她让我签哪,我就签哪。”林艳说,签完后,她想留底或拍照,但遭到销售阻拦,“称网上有电子版,内容都是一样的”。

在电子合同里的一份支付明细表中,林艳发现,除了此前销售提到的GPS安装费和车辆保险费以外,车辆安全保障服务费从原本无需缴纳的1500元变成了3259元,此外还多了代办服务费600元,及第三方服务费28001元。仅这多出的三项费用加起来,就超过了3万元。

同时,微众银行提示,林艳从2019年5月1日起,需每月还款5267元,共48期本息合计252816元。如果按照购车时销售承诺的贷款额计算,年利率相当于9.9%,高于双方约定的8.99%。

此后,林艳与优信进入漫长的扯皮期,双方各执一词。林艳提供的录音显示,销售人员的说法经常反复,刚开始是说银行根据她的资质调整了贷款利息;随后又改口表示,利息是总部后台系统核算出来的,并无错误。双方至今协调无果。

林艳的遭遇并不是孤例。在中央网信办批准成立的公益性消费投诉平台“21CN聚投诉”上,关于优信二手车“套路贷”的投诉帖有841例。类似的问题,针对瓜子二手车的有效投诉有762件。

这些声称被套路的消费者通过互联网抱团取暖。来自沈阳的王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由他牵头的一个QQ维权群已有400多人,微信群也有60多人。

2019年1月30日,王阳在优信二手车沈阳塔湾门店进行购车,购买的是大众朗逸三厢2011款二手车,购车价格为39000元,但最终贷款变为38866元,远超销售承诺的30300元。

王阳的合同显示,他比来自青岛的林艳还要多交一项费用——经销商服务费4000元,这项费用由车商排某收取。王阳认为,这是优信二手车将给车商的“返点”转嫁给了消费者。

车商返点,是汽车金融行业的潜规则。2015年起,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公司进入汽车市场,为了抢占车源,针对车商的“返点战”进入白热化阶段。一位二手车市场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优信是这场战役中打得最狠的之一,返点最高可以达到11%。如王阳的4000元返点费就接近车价的10%。

销售“套路”

前后贷款差额巨大,为何在购车过程中,消费者毫无察觉?

多位受访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述了几乎相似的购车过程:销售往往会不停催促消费者走完贷款流程,有的销售还会让消费者录下“我对一切贷款款项了解”的录音或视频。直到收到银行发来贷款信息时,他们才发现贷款远超于销售的承诺。但他们只能哑巴吃黄连,因为最终签订的贷款合同上,又有他们的签名。

但购车者们坚称,二手车销售们是在他们购车后,增加了贷款总额,或增添各种名目的“服务费”和“手续费”。

2019年2月,南昌广播电视台就曾报道过优信二手车南昌分公司的“套路贷”陷阱。该台记者以销售身份进入优信内部卧底调查,发现销售们有一套“专用话术”:

在优信南昌分公司,所有销售在前期都会对分期付款的消费者说,贷款利率在7%—8%之间,但不会提供计算公式。当消费者发现实际贷款总额或利率较高时,也有一套专门的应答,例如称消费者是外地人,或无房,放贷资质的变化导致贷款利率提高。

更令人惊讶的是,除了高额的贷款利率和车商返点等,一位南昌分公司的销售在偷拍视频中表示,虽然优信收取了GPS费用,但实际上所有的车都没有安装GPS。而收费标准则是,20万以上的车收取1800元,20万以下的车收取1000元。南方周末记者向多位优信二手车消费者了解,优信收取的GPS费用的确是分为这两档。

据自媒体一本财经报道,优信二手车还有一个内部员工才可登录的APP,每个新签约的合同有一个“修改金融结算价”的页面,可修改的结算价范围在3—27.92万元之间。一华北分公司的员工表示,与客户讨价还价时,金额随意填,之后在后台可以提高,但用户却看不到。

优信上海分公司一位离职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优信的贷款金额可在后台调整,这是他在员工培训时学习到的操作方法。

他还表示,优信每月除了对交易量有考核要求,对“金融渗透率”也有要求。所以销售人员往往会鼓励买家采取贷款的形式,因为当买家选择分期付款,销售的提成则不再是按购车价计算,而是按照贷款总额的0.5%提取。

王阳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第一批维权用户曾在2019年3月前往优信位于北京的总部进行谈判,部分用户拿回了退款,但是还有很多人投诉无果。目前,这些用户正在准备起诉。

“其实很多人心里已经放弃了。”王阳称,虽然在维权,但是大家还是照样还款,都害怕逾期影响个人征信。

变身类金融机构

头顶“国内二手车电商第一股”,却深陷“套路贷”投诉的优信二手车,如今更像是一家金融公司。

优信是从二手车B2B拍卖业务起家的,2017年开始涉足B2C电商,至2018年已逐渐把业务重心转移到B2C的交易上。其中,依靠 “2C”(主要指针对个人)贷款为金融机构导流带来的收入,是优信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根据2018年优信提交纳斯达克的招股说明书,优信二手车2018年车辆成交49.5万台,其中涉金融数量22.8万台,金融渗透率高达46.1%。2018年,“2C”贷款收入为优信贡献了17.74亿,占总收入比达53.5%。这一数字在2016年为38.1%,此后逐年攀升。

据互联网投研平台“爱分析”此前的调研,国内二手车市场的金融渗透率普遍在20%左右。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优信的贷款收入并非全部来自二手车交易,其还会承接多种金融贷款服务。

2018年11月30日,来自江苏的谌龙经人介绍,前往一家名为嘉禾地产的公司帮朋友办理车抵贷。后者是江苏当地的一家小贷公司,而该公司把他们介绍到了优信二手车蜀山区门店。

谌龙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优信要求将谌龙朋友一辆全新的沃尔沃S90车过户到谌龙个人名下,这样新车就变成了二手车,然后以谌龙的名义办理二手车抵押贷款。

“签合同的时候,所有的文字部分被遮挡住了,我以为签的是空白合同。”谌龙说。但由于急需用钱,也是出于对大品牌的信任,谌龙没有多想,配合完成了贷款流程。双方的协议是,谌龙贷款20万元,以9%的利率,3年还清。

当天办完手续不久后,谌龙的银行账户上就收到了嘉禾地产打来的183880元,与20万元之间的差额为16120元,作为中介费被嘉禾地产收取。但随后,谌龙在优信APP上发现,他需偿还的贷款约259999元,本息合计近30万元,也就是说,实际利率为15.55%。

谌龙在的电子合同显示,多收取的贷款费用包括GPS1800元,抵押服务费600元,车辆安全保障服务费4052元,经销商服务费3500元,商业保险7000元。

当看到电子合同后,谌龙才知道自己和朋友并非办理了车抵贷,而是在优信平台上完成了一笔“假性”二手车交易。他与优信销售多次沟通,对方都称他们是合法操作,谌龙本人签字即代表知情。“套路太深,说来说去只能怪自己。”截至目前,谌龙已按约定进行了4期还款。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

命悬一线

目前,优信的股价徘徊在3美元左右,已较发行价9美元跌去2/3。2019年3月14日,优信发布2018年财报后,股价又是开盘迅速跳水,一度暴跌20%。

财报透露的信息显示,优信仍未摆脱亏损困局——2018年经调整后净亏损为16.71亿元,与上年持平。

亏损的原因则是老套的互联网烧钱战事,代价是高昂的成本支出。2018年优信总成本支出高达58.8亿元,其中,仅销售与市场广告投放等费用就花了26.9亿元。

“过去五年,二手车电商这个行业都是靠融资驱动的。”一位二手车交易网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VC在投资时看重的唯一指标是GMV(交易流水)。为了快速做大GMV,各个二手车电商都是疯狂打广告,返点抢车商。

而国内二手车电商一拥而上,争夺市场,使得二手车市场彻底变成一个卖方市场,得车源者得天下。二手车商提供给中小车商的返点自然也水涨船高。

因此,选择以汽车“金融服务”创造公司利润,成为不少二手车电商的迫切之选。有的不惜用“套路贷”反哺车商。

汽车大数据平台众调科技CEO谢鹏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目前国内二手车电商的收益和服务是倒挂的,平台利润来自汽车金融,获得的资金则大部分投放在广告和区域规模的扩张上,所以入不敷出。

二手车电商本是一件舶来品,国内各大平台在创立之初多是模仿美国市场。如美国最大的二手车交易平台CarMax是以交易收入第一,金融收入第二,与优信恰好相反。

二手车交易服务平台“车101”创始人兼CEO栾晓锐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中国之所以走不通这种模式,是因为美国二手车50%的供给来自融资租赁公司、五大租车公司以及企业拍卖等机构,而国内的痛点正在于缺乏集中的车源供应,车辆收购渠道以个人为主,高度分散且收购成本高,很难实现规模化盈利。

商业模式还没走通,留给优信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上市后,优信融资2.25亿美元,发行可转债1.75亿美元,总共拿到4亿美元。但2018年年报显示,优信现在可利用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约1.167亿美元。

上述融资中的1.75亿美元可转债,也即将到期。这笔钱是中信银行旗下公司向优信购买的,如果优信的股价不能在2019年6月27日达到9.72—9.855美元(按赎回价格计算),这1.75亿美元将无法转换为股票,而是变成即将偿还的债务。

南方周末记者电话联系优信,并将约访邮件发至指定邮箱,但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应受访者要求,林艳、王阳、谌龙为化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