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意林,半月谈,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青年文摘,国家人文历史,新财富杂志
当前位置: 主页 > 三联生活周刊 > sjdzs:长荣股份联姻海德堡 顺应时代的天作之合

sjdzs:长荣股份联姻海德堡 顺应时代的天作之合

发布时间:2019-04-20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不是每对“中国第一”与“世界第一”的合作都能一帆风顺,有的夭折于萌芽,有的因监管等遭拆散,还有的难得花开却遗憾无果;然而长荣股份与海德堡——中国印后机械龙头与全球印刷机械领袖——迄今的协作却堪称天作之合。

长荣股份1月下旬发布公告称,公司境外全资子公司斥资6899.33万欧元,通过认购海德堡(Heidelberger Druckmaschinen AG)增發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交割完成后,长荣股份持有海德堡8.46%股份。对此,海通证券的估值报告认为,2.68欧元/股的认购价位于海德堡历史股价波动范围内,具有合理性。双方战略合作协议期长达8年,彰显双方深入合作的信心。

被低估的广阔市场

“进入世界第一的阵营,中国第一才算名副其实”,这是从业20多年的长荣股份董事长李莉女士心底的渴望,因为在印刷机械制造领域,世界一流的公司都在国外,德国海德堡的技术首屈一指。用李莉的话说就是,如果一个印刷设备企业能成为海德堡的战略合作伙伴,那是非常自豪的事情。

海德堡已有169年历史,产品包括计算机直接制版(CTP)、丝网印刷计算机直接制版(CTS),印刷设备包括数码印刷、单张纸胶印等,其在印前与印中设备领域均保持着全球领先。公司已累计为全球170余个国家和地区提供超过250个品类的各项产品,并以此成为了全球唯一可以为所有印刷设备,包括机械设备、软件、服务和耗材在内,提供拥有智能化的端到端系统和数据支持系统等服务的综合服务提供商。近几年,海德堡每年的收入约合180亿至200亿人民币,约是行业第二德国高宝的2倍。目前海德堡中国区销售占比10.56%(截至2018年3月31日)和9.52%(2017年3月31日),并已不再生产印后设备,而是采购长荣股份的“MK”品牌系列设备,并把长荣股份作为全球唯一印后设备供应商,纳入其全球销售网络,为客户提供印刷行业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李莉女士毫不掩饰曾对偶像的仰望,就像航空制造业中的波音、汽车业中的奔驰,海德堡是全球印刷机械领域中的领袖。是海德堡这样的公司,支撑着世界的丰富多彩。

的确,包装是产品颜值担当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前中国产品是一流产品,三流包装,而现在中国的很多包装都已经做到与国际水平接轨。精美的烫金、凹凸压印、立体光栅印刷等包装印刷工艺已不仅仅使用于奢侈品包装,随着相关技术和解决方案的推广,中端消费品,甚至普通消费品的包装市场已对高端工业印刷企业敞开大门。

国内酒水、香烟和药品是包装印刷业的主战场。据不完全统计,现存市场中,主流烟酒产品包装印刷模板每年的需求增速达40%。另据国家烟草专卖局网站的数据,2018年前半年,烟草行业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11.68%。中国的烟酒文化支撑着对应产品包装的创新需求。药品包装则要求相对简单,而我国药厂数量远多于烟酒厂,所以药品外包装印刷业务集约度低但刚需更广泛。长荣股份目前已经形成了烫金机、数字喷码机、数码激光模切机和凹印机等7大系列的70余款机型,行销全球50多个国家,为烟包、酒包、药包和电子产品等各类包装厂商提供解决方案,成为中国印后领域首屈一指的品牌。

“印刷业是一个‘不落日’行业,也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李莉对《红周刊》记者如是说。包装的质和量是衡量消费的标尺。长荣股份作为印刷装备制造行业的一员,承担着对这个产业进行技术升级的支撑作用。

解决印刷数字化“最后一公里”难题

长荣股份与海德堡的缘份要从7年前说起。2012年,长荣股份正式与海德堡展开合作探讨,一年后双方签订了OEM(定牌合作生产)合同,这也是中国企业走向海外的一惯做法,但却不是长荣股份最想要的。几经斟酌,长荣股份于2014年收购了海德堡与长荣股份其产品相同的业务,以及涉及相同竞争的商标和专利;2016年收购了其在德国和斯洛伐克的研发和生产中心。

OEM俗称“代工”,对于生产方来说,好处是发挥产能优势,不利之处是不能将真正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对自身品牌有腐蚀效应。长荣股份的做法是将海德堡所有与自身有竞争关系的产品变成了自己的领地。2014年至2016年,长荣股份全力消化海德堡的专利技术,生产出新的长荣股份自主品牌设备再由海德堡全球分销。通过多轮合作,长荣股份先后拥有了海德堡的印后研发基地、300多项专利及全球分销渠道。这比原来OEM合作前进了一大步。2017年,长荣股份海外销售额达到2.27亿元,通过海德堡销售网络外销8786万元……这对于总规模100亿元的全球印后市场而言,既是长荣股份国际化的一小步,更是全球市场格局变化的新起点。

新的时代给消费带来了新的变化。未来的消费特征是定制化、个性化、小批量、多品种,这是对传统印刷行业统一、大批量生产方式的挑战,当代产品对印刷设备的要求,不仅仅是追求高精度、高速度、高稳定性,还需要具备高适应性、高灵活性,因此很多印刷品要按需生产,印刷技术、印刷设备势必率先升级。数字技术是解决这种定制以及个性化的前提,海德堡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非常好的转型成果。李莉表示,“长荣股份与海德堡战略合作的目的,就是寻求数字化、整体化的解决方案”。她透露,在即将到来的今年4月东莞展会上,双方会联合推出全球第一个数字化解决方案,展示样板工厂,这将对中国印刷包装行业,乃至全球印刷包装业产生深远影响。

目前为止,全世界印刷业内还没有一家公司能够真正打通产品从前到后的数字流问题,这也是印刷业内的“最后一公里”难题。克服这个难题意味着长荣股份与海德堡将为客户带来实在的智能服务价值:这不仅使印中、印后设备形成机械的“1+1”相连,更能打通长荣股份与海德堡的数据相融,实现高适应性产出要求。

长荣股份与海德堡还有更长远的打算:一是双向分销及双向供应合作,符合长荣股份扩大全球分销的同时拟从印后设备往设备链上游扩展的趋势。二是实现智能服务升级。比如,让长荣股份时时监控在全球售出的印中、印后设备的工作状态,第一时间发现长期持续工作的设备关键部件老化或异常,及时通知客户,处理故障。《红周刊》记者在走访长荣股份时见到了为这一目的服务的大型数字化服务中心,目前已投入对局部地区客户的服务运营。三是经过双方通过融合,支持长荣股份与海德堡实现各自的产业生态圈建设,走向双赢。长荣股份通过大举出海战略合作(与海德堡),结合国内相对小型重组(与上海伯奈尔、营口激光等)积累的“组合拳”方式,已展开生态圈建设。而海德堡今年也在全力推动打造数字生态,这恰恰是双方战略的不谋而合。

海德堡缘何选择长荣股份:天时、地利、人和

德国企业素以严谨著称。拥有160多年历史的业内龙头,为何会选择仅有20年历史的长荣股份?当《红周刊》记者向长荣股份董事长李莉女士问及此事时,她谈到海德堡选择长荣股份的因素有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

所谓天时,不仅仅是海德堡,几乎所有的欧洲企业都向往中国市场,而海德堡早有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安排;所谓地利,上海青浦项目是海德堡投资的成功典范,天津是中国的轻工业之都,长荣股份又恰好在天津有非常好的制造基地,成为一个与海德堡对接的理想平台。

说到人和,勾起了李莉女士一段难忘回忆。2014年,双方谈判因价格陷入僵局,彼时离素有印刷界“奥林匹克”之称的德鲁巴展会(2016)不到两年。考虑到印刷设备海运时间、海德堡认证和欧洲GS标准认证时间,留给长荣股份的时间仅剩短短几个月。若僵局持续,将使双方同赴德鲁巴的计划泡汤。德国人不可思议的是,长荣股份在超短时间里拿出了一台按照双方速度、精度标准,以及符合其他市场和参展条件的机器。2016年德鲁巴展会上,长荣股份携手海德堡出现在代表世界第一的德鲁巴一号展厅。

长荣股份和李莉的行动赢得了海德堡的信任。“信任不是用嘴来说的,也不是用钱可以买到的,它构筑于实力与勇气之上。”李莉感叹。

两强合作展望:顺应时代的天作之合

有机构观点认为,2018年、2019年中国印刷市场增长略有放缓,但仍有望保持世界第一,年复合增长率约为8%;印后设备更新周期需要10年,参考上一轮周期是2009年到2011年,2019年预计开始进入更新周期。国内印刷业格局方面,上层产业呈三足鼎立——形成环渤海、珠三角、长三角三大产业带。

面对如此背景,李莉对《红周刊》記者表示,前几年中国印刷包装百强企业最后一名销售收入大概是1亿元,去年时处于这一位置的企业的销售规模已超3亿,这说明整个中国印刷包装市场规模在不断攀升。从经济总量上来说,华东、华南在中国经济一直处于引领作用,印刷包装行业也是如此。但产业下游并不是依上游的格局而划分。长荣股份同样把服务区域分成全国四大区域,对接华东、华南、华北和西部地区。

2018年,长荣股份邀请全球管理咨询巨头麦肯锡做了战略咨询。长荣股份管理层最后把战略落脚点是定在——打造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印刷包装生态圈引领者。在这个时代,业内中国第一与世界龙头——长荣股份与海德堡——基于传统合作的信赖而达成战略联姻,打造各自生态,相辅相融,可谓顺应时代潮流的天作之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